生态扶贫 惠民富民_1


湖南省新宁县回龙寺镇大兴村沃干花园,瓜果满枝香。胡武司文说:“趁着现在价格好,我们再上市一批,10多亩沃柑收入就6到7万元。”为了保护生态,丰富自己的腰包,大兴村的村民通过沃干产业实现了稳定脱贫。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林草部门深入践行碧水青山是无价资产的理念,大力推进生态补偿扶贫、国土绿化扶贫、生态产业扶贫,建立了中央规划、产业推进、地方聚焦的生态扶贫格局,全面完成生态扶贫目标任务,帮助20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增收。

扶贫生态补偿

10多万生态护林员上山,一人就业脱贫。

我国林业草原应用区、生态重要区、脆弱区和深度贫困区高度耦合,既是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也是林草建设的主阵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李春良表示,中国在这些地区找到了一条生态补偿扶贫的新路子,从建档脱贫的贫困群众中选拔了110.2万名生态护林员,带动300多万贫困群众增收,增加林草资源管护面积近9亿亩,实现了生态保护与脱贫增收双赢。

云南省公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的护林员李玉华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像往常一样走在独龙江畔的山间。她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每个月有了800元的补贴,她就不会耽误林下经济的发展,照顾家人,生活也会过得很好。”除了护林,李玉华还种植草果、中草药和蜜蜂,2020年她的收入将超过10万元。在公山县,4000多名生态护林员像李玉华一样,实现了家门口就业和山区脱贫,全县571多万亩森林得到全面治理。

在一些地方,生态护林员也被称为生态护林员。除了保护森林,他们还保护草原和湿地。扎西才仁是青海省格尔木市市长江源村的生态管理员。除了检查桑吉草原的状况,他还检查牛羊是否超载。“保护长江源头生态,这项工作做得很大力。”青海林草生态资源管护与生态公益岗位开发紧密结合,从全省符合条件的贫困户中选聘生态管理者4.99万人,年人均收入近2万元,实现了“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生态护林员是保护自然生态系统的第一道屏障,在实践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扶贫办主任、计划财务部主任严阵说。

“春节前后,消防压力不小,不能掉以轻心。”在此期间,江西省上犹县吴志锋乡小霜村护林员刘宗怀更加勤于巡山。为保护青山绿水,上犹县建立了县、乡、村三级组团四级网格森林长制,选派护林员532人,实现了森林资源管护全覆盖。“一年一万元的收入,即使不累也能照顾家庭。我会尽力的。”去年4月,一位老农在烧田埂时引发山火。柳宗淮第一时间组织人员赶赴火场一线,及时扑灭山火,将损失降到最低。

土地绿化与扶贫

项目向中西部地区倾斜,促进造林增收和防沙治沙脱贫。

“我家能过上好日子,多亏了造林合作社。挖坑种树每年能赚2万多元。”闫,山西省吕梁市岚县东口子村的一户贫困户,因父母生病不能外出务工。近年来,他与村里的森盛才造林专业合作社一起参与造林项目,全家成功脱贫。

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吕梁市委书记李正印介绍,该市将生态治理与脱贫攻坚相结合,将造林任务打包交给合作社,招募贫困群众参加劳动。1398个扶贫造林合作社带动14万人脱贫。2016年以来,全市森林覆盖率每年提高1个百分点,年降水量增加81.8毫米。

在全国范围内,2018年以来,三分之二以上的造林绿化任务安排在贫困地区,优先为贫困群众参与造林绿化建档立卡。截至目前,全国共成立扶贫造林(种草)专业合作社(队)2.3万个,吸引160多万贫困人口参与生态工程建设,年人均增收3000多元。

重点生态工程也向中西部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倾斜,带动一批批贫困人口增收。

“我在花椒基地工作,年收入2万多元,家里退耕还林,种植花椒,每亩造林补贴1200元,稳步脱贫。”贵州省晴隆县查马镇青山村的贫困家庭易说。近年来,查马镇结合退耕还林工程,因地制宜发展壮大辣椒产业,辣椒树成为1.17万脱贫人口的“摇钱树”。

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工程实施以来,全国累计造林种草7450万亩,其中贫困地区5900万亩,惠及593个贫困县788万贫困人口,户均增收7700元。

防治荒漠化和贫困。治沙工程与扶贫紧密结合,走上了改善生态、增加人民收入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沙地腹地,科尔沁左后旗努古台嘎查的一户贫困户春梅家院周围。蒙古栎、五角枫和杨树已成为森林。每年政府组织植树造林种草时,春梅和丈夫都会一起去工作。她种树种水每天挣100元,丈夫开拖拉机整地挖树坑每天挣400元。“沙子绿了,草原好了,牛多了,日子好起来了。2020年家庭收入10万元。”坐在新装修的房子里,春梅的眼睛闪闪发光。

生态扶贫

加快林草资源转化,带动群众兜钱。

计算着一年的收成,农民的脸上挂着微笑。笑脸背后,生态产业正处于拔节期成长。

“收购价格每公斤3.8元,我2020年赚了4万元。”江西省崇义县衡水镇的杨安良卖完最后一批红枣后,喜气洋洋。酸枣是崇义林农脱贫致富的“黄金果”。2020年全县种植面积30万亩,枣糕等深加工食品年产值突破5亿元,带动5000多户种植户平均增收近1万元。

“菊花特别适合我们这里。去年卖了一万多元。今年我想要更多。”靠着4亩多的菊花,重庆市云阳县延平镇中胜村的农民李在寿摘下穷帽子,盖起了新房。菊花成了云阳农民的致富花。在林忠集团的帮助下,全县新种植菊花2.1万亩,带动1236户脱贫。

严阵介绍,国家林草局大力支持油茶等木本油料植物、森林健康、森林经济、竹藤、苗木花卉等生态旅游和生态产业发展。广大贫困地区通过“企业合作基地贫困户”模式形成了稳定的利益联结机制,带动1600多万贫困人口增收脱贫。更可喜的是,生态产业纷纷升级发展,脱贫群众的“生态饭”越来越香。

加快森林资源转型,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春节前几天,贵州省盘州市盘关镇佳西村的刺梨产业园如火如荼。饮料、口服液、果脯、含片等8条生产线全部投产,产品线上线下销往14个省份。延伸产业链,打开大市场,刺梨成为盘州农民的“富贵果”,带动全市7万人脱贫聚财。

有了旅游“金饭碗”,青山绿水变成了金山银山。这几天,在四川省广元市百超乡月坝村的一家农家乐里,来了许多客人,店主杨正微笑着忙着招呼。做民宿,老婆是厨师,2020年全家收入近10万。百超乡打造了一个以森林、健康旅游为特色的小镇。拥有高山湿地和茂密原始森林的月坝村,成了网络名人的打卡地。2019年全村接待游客30多万人次,500多名职工人均收入2.8万元。

又是一年,春天来得早。在贫困的日子里,春天越来越强,一条绿色增收链带着村民脱贫,向乡村全面振兴迈进。

推荐阅读:

广西“两山”发展研究院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智力支持。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了《中国国际重要湿地生态状况》白皮书

安徽省19名省级领导为重点生态功能区省级森林负责人。

武威天然草地生态环境明显改善。

(来源:人民日报)园林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