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素心腊梅开出“产业之花”_1


1月11日,中国园林网讯:1月5日,北碚区京官镇苏新村小寒,梅花香更浓。早上,63岁的宿心村四社腊梅种植户邓砍下一枝腊梅,运到花市上交易。20多年来,他每年都经历这个“农忙时节”。

邓正在剪腊梅花。

在邓等农民的带动下,当地蜡梅产业经历了从分散种植到规模化生产再到多元化经营的三部曲。

房前屋后零星种植,逐渐大规模发展腊梅。

从主城出发,走绕城高速,再走韩云大道,就到了北碚京官镇。在近万亩的腊梅种植面积中,苏辛村是唯一以腊梅品种命名的村,有着500多年的腊梅种植历史。

在房子后面的山坡上,邓爬上了比他头还高的腊梅树,并砍下了几朵华丽的鲜花。“这个小的今年能卖15元,全市最低价20多元。”老邓是村里最早加入腊梅产业的人之一。

“我妈妈已经87岁了。她说村里的腊梅原本是大户人家种的。我家是上世纪70年代才从别人家引进的,为了美化庭院,我在屋前屋后种了零星的点。”邓介绍,腊梅逐渐在当地农民中传播开来。到了20世纪80年代,腊梅干花已经出口到当地赚取外汇。

20世纪90年代,邓等村民逐渐发现蜡梅是“名贵商品”。在重庆和中国其他地区,蜡梅种植很少被视为一种产业。于是,邓开始尝试压条繁殖腊梅,在寒冷的冬季砍掉腊梅枝条,拉到北碚和主城的街头贩卖。

老邓家的收入从第一年的几百元逐渐增加到2000年的近万元。家里盖了新房子,房子后面7亩多的山坡都种上了腊梅。渐渐地,越来越多的农民在村里砍树枝卖花和干花。到2000年,观赏蜡梅一举成名,种植规模已发展到2000多亩。

加入合作集团发展腊梅产业。

随着种植户越来越多,村里腊梅产业的问题也暴露出来。

“种植到一定规模后,压价竞争越来越严重。”邓傅园说:“你卖5元,我就卖4元,他家不管不顾就卖3元。”结果大家在卖花的时候都损失了利润,干花的晾晒时间不断被压缩,导致干花质量下降。到了2002年的花期,一家多年前被收购的公司因为质量问题另寻他处,给当地的腊梅产业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那一年,邓不仅没赚到,而且还赔了不少钱。新年过后,他打算砍倒腊梅树。

素心蜡梅是蜡梅中最有价值的品种。它的花瓣呈椭圆形,向后卷,颜色为黄色,中心为白色。

为了挽回遭受重创的村民的信心,该区邀请了北京的专家来感受当地腊梅产业的脉搏。园艺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陈俊宇教授对休眠腊梅进行了评价:当地品种花瓣厚、香味浓、色泽鲜艳,是腊梅中的极品——“苏心腊梅”。这个结果让大家非常兴奋。“专家们都赞美腊梅的美丽。我们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邓说。

2003年,京官镇将梅拉确定为当地产业结构调整的主要方向之一。为了解决相互压价的问题,北碚区还将腊梅种植核心区的谢石村、川心村、龙洞村三个村合并为苏心村。2008年11月,村里成立了渝苏新腊梅种植专业合作社,邓等400多名村民第一批加入。

不久后,合作社推出“苏心腊梅”品牌,统一种植、管理和生产流程,并开通线上销售渠道,还依托腊梅发展盆景花卉。在协调统一的组织下,邓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逐渐从鲜切花销售转向盆景生产和腊梅绿苗的生产销售。现在他家每年出口2000多株树苗。目前,蜡梅种植规模已发展到近万亩,成为重庆最大的蜡梅连片种植基地,约占重庆蜡梅绿化苗木市场的90%。

旅游整合强化腊梅产业链

如今正是腊梅飘香的季节,当地正在举办腊梅文化旅游节。游客源源不断。不时有人带着一堆腊梅离开村子,附近的农家乐几乎爆满。苏辛村党委书记李伟介绍,近年来,当地开辟了蜡梅鲜切花、干花线上线下销售渠道,还围绕蜡梅发展盆景、绿苗产业,开发蜡梅香水、手工皂等产品。蜡梅产业链不断发展延伸。

自2003年以来,各地陆续举办了第十五届腊梅文化旅游节。围绕腊梅产业,苏新村建设了腊梅文化博物馆、酒店、停车场,很多村民还经营自己的旅行社、农家乐。去年12月,苏辛村被授予“国家生态文化村”。

看着邻居家蒸蒸日上的农家乐,邓动了心思,准备明年再开一家。邓说,每年腊梅花开的时候都是旅游旺季,村里每天接待300多人,甚至有来自北京、深圳的游客慕名而来。家里卖花的人都能卖到15元,是过去的两倍,发展农家乐、卖“土货”前景更广阔。

“腊梅已成为我镇农业产业化的亮点和支柱之一。通过推进腊梅周边农业和旅游业的融合,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经关镇党委书记吴景喜介绍,目前,围绕蜡梅种植,形成了种植、销售、种苗、化妆品、旅游等一批上下游产业,年接待游客80万人次,全产业链年产值3200多万元。下一步,他们将把农旅融合作为腊梅产业发展的重点和主攻方向,通过提高产业效率促进更多农民增收。

推荐阅读:

杭州:孤山腊梅清香飘。

杭州西湖:蜡梅悄然绽放。

在娄底市,蜡梅迎风盛开,一路芬芳。

浙江:杭州蜡梅如约而至,清香扑鼻。

(来源:重庆日报)

园林网微信公众号